誰害怕堅強好學的女孩?

尼日利亞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被稱為尼國的「塔利班」,於4月14日在尼日利亞東北部一所學校綁架了200多名住校的女生,全球震驚。

事件的一個重點,是恐怖份子已不是駕飛機撞入重要建築物,或策劃襲擊西方軍事重地或國家元首,或發展什麼導彈,而是要針對受過教育的女孩子。

malala-bringbackourgirls根據傳媒,「博科聖地」的意思正是「西式教育是罪行」,今次絕對不是該組織第一次針對學校的襲擊,只不過今次他們的恐怖行為終於吸引國際社會注意。2012年他們已燒毀一所學校,另於2013年闖入一所學校向學生開槍,50人喪生。

此外,2012年同樣驚動全球的巴基斯坦十五歲少女馬拉拉被塔利班企圖射殺事件,馬拉拉亦是因為上學及推動女孩子接受教育,才成為恐怖組織的目標。

為什麼廿一世紀的恐怖份子,竟要害怕手無寸鐵女孩子?為什麼只有初中程度的女孩子竟成為恐怖份子的惡夢?活在香港的我,沒有想到我受過的教育對極端武裝分子來說,原來是最大的威脅。有紐約時報評論叫奧巴馬若要對付恐怖份子,無謂再浪費納稅人的錢發展無人機轟炸敵人機地,開辦女子學校就足夠了。

可能,這是因為女性教育就是改變社區的最大力量。聯合國稱女性為 “agents of change”。國際農業發展基金(IFAD)指,女性傾向關注家人的最基本需要,如健康服務、清潔食水、孩子(包括兒子和女兒)的教育、社區基本建設等。因此當農村的女性能受教育、得到社會的資源,以及參與社會建設時,她們會帶來最直接的正面影響,讓整個社區能持續發展。

世界反飢餓計劃(World Hunger Project)亦指,女性是影響家庭以及下一代的最主要因素,須確保她們有所需要的資源和自由去擔起這任務。因此不同的研究都顯示,當一個社區支援女性教育時,整個社區的貧窮、飢餓情況都相對減少。

以上所提的紐約時報評論,甚至引述尼日利亞的一個研究,顯示當地女孩子每受多一年教育,她將來就會少生0.26個子女,而人口控制對減少暴動衝突有直接關係。

恐怖份子最害怕的,可能就是一個可以改變的社區。

其實,今次尼日利亞女生被擄事件,似乎是特別針對基督徒。網上有評論指,主流傳媒似乎都自我審查,刻意對被擄女生的宗教身份隻字不提︰她們都是基督徒,來自Borno State一個基督徒社區Chibok ,而且從組織領袖的(英文!)講話錄影可見,她們被綁架的原因,正是因為她們是基督徒。

這有何關係?西方早至第六世紀,修道院已有女性從事教育工作,並為女性開辦教育。中世紀時期,不論支持宗教改革或者,亦不乏有宣揚女性教育的代表人物,雖然當時的教育多依然是在家庭進行。延至今天,宣教士及教會在多國積極開辦女子學校,香港多所名女校都是例子。

「博科聖地」的首腦謝卡烏聲言與基督徒誓不兩立,他一點都沒有錯,他們要針對女性教育的話,必會與基督徒誓不兩立。

令人惋惜的是,女性教育今天在尼日利亞仍慘不忍睹。目前仍有超過六成15至24歲的女孩子不懂閱讀或書寫,成功入讀中學的女生只有約兩成。這還未計那些「有幸」上學的中小女生每天是冒著戰火上學的。根據國際特赦協會,單是去年Borno State 已有800所課室被縱火,在鄰近的Yobe State,同年也有209所學校被毀。

“Educate me. I will change the world.” 是倡導非洲女性教育權組織 Camfed 的宣傳口號。Camfed 於1993年成立,致力以女性教育抒缓非洲貧困現狀,目前在加納、馬拉維、坦桑尼亞、贊比亞、津巴布韋皆有助學計劃。捐助十美元可為一名女孩買一年用的紙筆,三百美元已可為一名女孩支付一整年的學費了。

“Educate me. I will change the world.”

(原載於獨立媒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