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上的鄰舍

楊思言

一層層的鐵貨櫃,一直給我的感覺是好像很無情,但可能最無情、最鐵石心腸的也不是這些死氣沈沈的貨櫃,而是我們的資本社會。

我雖然不認識葵涌碼頭的罷工工人,而且葵涌碼頭的工潮,感覺上好像和我距離很遠,但一位友人正好在那碼頭工作,在工作上認識其中一些罷工工人,他自己也親身體會過在碼頭捱長工時之苦,很關注今次工潮。他的說話提醒了我,罷工工人就是我的鄰舍。

碼頭工人-banner-2

於是清明節假期,當我工作的學院有同學在群組發起那天去碼頭關心罷工工人的時候,我就跟他們就出門去了。

其實我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我感到我只能做的是聆聽工人的心聲。

我們帶了少許食物,拿去了工人的物資站。後來我們站在這物資站旁一陣子,聽聽參與談判的工人講話,期間已有不同的市民送食物來,也有不少捐款入罷工基金捐款箱中,每次也有工人感激的回應「多謝!多謝!」

同學聯絡了罷工其中一位負責人,安排了我們幫手派飯盒和遞上餐具。

我們問一位工人,這幾天晚上冷嗎,他們都說,在這裡,非常溫暖!我明白他們所指的是什麼,而且是從心底裡說的。派完飯後,我們又問飯夠不夠熱,他們說,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盒,這麼好飲的湯。後來更有人送來一碗一碗的芝麻糊,工人們拿著走過來笑著說︰「你看,還是熱辣辣的!」

原來別人的關心,他們深感受到。我們走過一些帳蓬時,有工人更拉開帳蓬拉鍊探出頭來答謝我們來支持。

派飯的時候,我們一邊聽一名工人吐苦水。他苦笑著說他剛才代表工人到勞工處談判,結果白等了兩小時,感到資方以及勞工處的職員也甚沒誠意。另有工人說,只有一個外判商有代表曾經到過勞工處,而他們估計,其他「外」判商根本就是現在卸責的承辦公司,所以不會和他們談判。言詞之間,我聽到的是絕望和無助。

我們看見,罷工現場環境較為擠迫,但不止一名工人跟我們說,其實平日的工作環境比「瞓街」還差得多!

我想,我根本不能想像到他們平日的工作環境是怎樣。香港貴為國際港口,一片繁華景象在背後,但維持這港口脈搏的工人竟說「瞓街」還比工作空間舒服!有一名工人還說,他們通常一更為二十四小時,而很多時候,他們每個月至少有四次要連續返兩更,即足足48小時!日曬雨淋,但公司給工人的待遇越來越差,最近還改了輪班時間,令每更之間,住得遠的工人根本無時間回家好好睡一覺,只能留在碼頭瞌睡!

我同事跟他說︰「我以前當兵的,當兵也不用這麼辛苦!」

工人繼續說,每天都是日曬雨淋,毫無遮擋。而且貨櫃的鐵,在日間會反射日光,當你炎夏中四面都是貨櫃的時候,情況更加不堪設想!工人說︰「辛苦不緊要,只要你給我們合理酬勞!」

不錯,工人的願望,只是勞有所得,勞動得有尊嚴。聖經說︰「牛在場上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他的嘴。」就是連勞動的牲畜也有律例要保障牠們的尊嚴,更何況以上帝形象被造的人呢?聖經也說︰「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

開始入夜,是時候我們離開了,但抗爭依然繼續,我們為罷工工人能早日得到合理待遇,以及資方能有誠意的進行談判而禱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