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最後決定參與聯署「關注立法會同志平權動議」

明光社對何秀蘭議員於11月7日動議的「同志平權」議案,發起聯署表示關注。我起初也猶疑是否應參與,特別是這議案只是促請政府就反歧視立法進行諮詢,很難連諮詢也不贊成。但到最後一刻,思前想後,我還是感到要參與聯署。

首先,議案的動議可以是一個很有趣的語言遊戲。你留意,「諮詢」的訴求只出現在議案內容,並沒有出現在議案的題目「同志平權」,這分別可說是天淵之別。若是我支持立法會通過議案,即是說立法會應支持「同志平權」,意思好像是這議題只有兩方︰贊成平權和不贊成平權,這會過份簡單地略過了很多有關同性戀其他方面的討論。若議案通過,以後在這議題的討論都會「很方便地」向同志社運那邊傾斜。

就算你看議案內容,「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及基本權利」,好像很無傷大雅。但問題是,對立的兩方對什麼是「平等機會」、「基本權利」的理解正正就是南轅北轍。議案是由何秀蘭議員這位同志社運人士動議的,所以若通過議案的話,即使只是促請諮詢也好,也等於暗示了大家都認同她(=同志社運人士)對「平等機會」和「基本權利」的解讀了,例如包含同性婚姻,以及不容許宗教團體和個別宗教人士就同性性行為作出道德判斷等。我當然也同意同性戀者應享有「平等機會」和「基本權行」,但我對這兩樣的理解,並不包含同性婚姻和不容許別人怎樣評論同性性行為。

另外,就著「性傾向」的概念,我後來想起也有點疑問。「不同性傾向」當然不止於同志(同性戀)吧,也應包括所有性傾向,即例如戀物、戀童、戀獸、自戀(大陸珠海市曾有一名男子與自己結婚)、亂倫,甚至M男N女戀(M,N=0,1,2,3…)。為什麼議案的題目只提「同志」呢?若我們要認同所有性傾向都是平等和一樣正常的,那我們也得一併考慮以上種種的性傾向吧,否則這不就是歧視嗎(照同志運動人士的邏輯)?所以有些同志運動人士列舉民調現在有多少多少市民認為要立法保障同性戀者,其實是沒有考慮所有性傾向的。

很多人有一個誤解,就是「歧視」同性戀者就等於歧視黑人一樣。這裡再重申,我反對任何針對同性戀者的欺凌或不公平待遇。但同性戀議題和歧視黑人根本不能混為一談!很簡單,就是因為黑皮膚不牽涉任何行為(behaviour),而同性戀卻牽涉行為1,所以必然是一個道德議題(不然的話,所有對行為的道德判斷都是歧視了)。由於是道德議題,那我們應先讓民間去決定,不應由政府透過立法,由上而下的強迫所有人認同某一套道德觀。原本是人民的權力,為什麼要交給政府呢?難道我們很想政府越來越多權力嗎?難道我們很想政府有權叫某些人就著一個議題封嘴嗎?

而且老實說,同性戀者想別人對他們的友善,是從心底裡出發的,不是因為怕犯法才對他們友善。所以在社會對同性性行為的看法未有共識下,立法並不能做到他們想要的效果,除非你的目標真是想強迫所有人接受你的道德觀,那就需要立法了。

最後,很多人不知為何,總以為明光社不准同性戀者(homosexuals)享受伴侶關係,這根本是想多了!明光社從來都不會過問別人做的事,他們反對的從來都只是同志社運(gay movement, 可以說是一場政治運動)。今次,很多人看也不看就炮轟明光社「反對」諮詢,但其實明光社聯署的用詞只是「關注」諮詢。如果連「關注」也不應該的話,那我們不如乾脆說香港有些市民是沒有言論自由就算了。我正就是關注這議案,加上以上所提的原因,所以我最後也決定參與聯署。

 

 

 

1 法例上,我們說同性戀合法化,意思即是肛交合法化。這是同志社運人士當時爭取的,即他們也同意這點,就是同性戀牽涉某一種行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