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

楊思言

由於經常為教會在安息禮拜負責音樂伴奏的關係,我多年來也習慣出席喪禮。然而最近參加的一次喪禮,卻叫我很難忘。

我友人五個月懷孕時,威爾斯親王醫院的醫生告訴她和丈夫,胎兒患有「左心發育不全症候群」(Hypoplastic Left Heart Syndrome),可說是先天性心臟病中最嚴重的。胎兒的左心室很小、主動脈很幼,出生後將不能維持身體的血液循環而心臟衰竭,並會在數天至數週內死亡。

醫生建議友人終止懷孕,因為把嬰兒生下來只會延續其痛苦。醫生還說,若嬰兒出生後要做手術的話,全港只有瑪麗醫院有這設施,而且瑪麗醫院現時沒有醫生曾做過這類手術。這對我友人和她丈夫來說完全是噩耗。他們不知該如何抉擇是好,但作為基督徒,他們經過禱告後,決定把女兒生下來,並取名「一心」。

友人和丈夫要求威爾斯寫信轉介至瑪麗,看他們是否願意為一心進行手術。後來,他們才發現原來威爾斯醫生的資料的確是過時了,其實瑪麗現時是有醫生做這類手術的。雖然手術的成功率很低,但這已為友人和丈夫帶來了莫大的鼓舞。雖然一心的主動脈太幼,只有1.5-2毫米,手術難度極高,但醫生也願意嘗試,沒有放棄一絲希望。

一心果然成功地捱過十三個小時的手術出來,過了第一關。然而,就在手術後八小時,一心離世了。她離開時的面容很安詳,不像醫生說她離開時會因缺氧而臉色變藍。

一心,只有短短八天的生命,但她有一個出生日期,一個離世的日期。她有一個名字,一個名份,她離開時留下了極疼她的父母、祖母和姊姊。

教會為她舉辦了一個完整的安息禮拜,有詩班獻唱,生平述說,甚至有一首為她寫的歌。全個安息禮拜中,她被稱為「一心姊妹」或「心心姊妹」,因為她已是教會的一份子,是上帝所拯救的。

我看著那小小的棺材,瞻仰一心的遺容時,看到這孩子的美麗。沒有刻意的化妝,沒有一絲病容,只是好像睡得很甜的嬰兒。她體型比我想像還要小,你還會以為是在醫院看著剛呱呱落地的小女嬰。

她父母在安息禮拜中為她述說生平。他們說,換著是其他父母,可能早就乾脆相信香港沒有醫生能為那孩子做手術,早就按醫生的建議把她打掉了,當是「廢物」處理,更遑論說她可以有什麼名字或名份了。一心的父母要告訴這世界,當很多人抱著優生論的態度來看待生命時,上帝不會因胎兒有病、不健全而放棄她,反之,上帝會加倍的愛護她、珍重她,給她名份。她值得享受父母的愛,值得醫生盡一切醫學技術救她的命,甚至也值得教會為她禁食禱告、為她寫一首歌。「我們看為不體面的」,上帝便「越發給他加上體面」,不會因還有九十九隻羊而輕言放棄一隻小羊。

我為一心有這樣愛她的父母而感到光榮,不但給她名字和名份,也陪伴她奮鬥到人生最後最後的一刻。

「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
《聖經》

原文︰http://iquest.hk/?p=122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