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的222,990票

楊思言

對很多香港人來說,「3.23」比「3.25」更具意義。當日凌晨我登入「3.23民間全民投票」網站,卻一直未能成功投票,早上聽聞網站遭黑客入侵的消息,甚至連票站系統也出現不尋常現象,感到非常憂慮和憤怒,擔心晚上未必能準時下班往票站。

最終到達票站後,只見排長龍的場面,頓感難言的安慰。的確,人龍再長,交通再不便,也是值得的。

ballot原來黑客入侵系統,令我們的選舉權更顯可貴,令港人更團結,更堅持一起出來表達意願。票站工作人員不多,又無圍欄指著排隊的位置,但「打蛇餅」的場面卻非常有序。工作人員不停重覆同樣的訊息和指示,但你不會覺他們煩躁,而是誠懇的重覆每句說話和解釋。有小朋友拖著父親,稚氣地問:「為什麼要等這麼久?為什麼媽媽要排隊?」為父者遂向小女兒娓娓道個明白。

回家看新聞,原來差不多所有投票站也出現長龍。受訪的投票市民指︰「如果我不出來的話,我會後悔。」「無論如何我都要投票,就算你告訴我這裡不能〔投票〕,我也會走到另一票站。」互聯網上,網民也紛紛呼籲港人要堅持,無懼黑客而身體力行的到票站支持這次民調。也有友人在網上分享,見到有老人家由傭人攙扶親往投票,令在場的她感動非常,也提醒我們這是怎樣認真的一回事。

曾特首,你說要國民教育。這就是國民教育了!

香港人的訴求很簡單,也最清晰不過,就是不要做二等公民,要屬於我們自己的選舉,一人一票;也不要中央說三道四。

有趣的是,3.23那天,我要上班,旁聽立法會《公司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剛好討論有關公司安排的人數驗證測試,即「數人頭」測試。委員會邀請各界代表來表達意見,其中商界代表不只一次提出,公司的民主應是「一股一票」,政制民主才是「一人一票」。

為什麼呢?這的確是很有趣的問題。我感到這問題在3.23提出,別具意義。神學教授江丕盛有回的講話教我反思︰為什麼我們相信一人一票?為什麼不是一元一票,讓多交稅的可以有更多話語權?為什麼不是一歲一票,讓年紀大的、人生閱歷較多的可以有更多話語權?為什麼不是一IQ分數一票,讓高學歷或比較聰明的可以有更多話語權?為什麼是一人一票?

我相信,一人一票的選舉,就算不是實現民主的必然方式,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式,因為今日的社會,一人一票正是要說明,人人生來平等,不看財勢、輩份和學歷。基督教相信,每個人也同等的被賦予上帝的形象,這平等是神聖的,也應在社會政制中明顯體現。3.23那天,有市民說他要到票站投下神聖的一票,這不只是一個喻意,這神聖是有基礎的。

3.24的大公報,批評「鍾氏投票錯漏百出」。但我想說,我們寧要不專業的全民投票,也不要華麗的小圈子選舉,因為香港的人口不是一千二百人!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3.23和3.24就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進行的調查,共錄得票數為222,990,梁振英獲39,614票,何俊仁獲25,452票,唐英年獲36,226票,白票共121,580張。香港歷史以此為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的真正民意參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