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窮得只剩下錢

楊思言

近日我總有一種好像在哀悼的心情。我覺得今天的香港,最貼切的形容,可能就是「窮得只剩下錢」。香港已窮得只剩下錢,沒有希望了。高官接二連三牽捲入醜聞,先是前行政會議召集人被指在西九作評審時沒有申報與其中一個參賽公司有關連,然後有前財政司司長和前政務司司長被揭發屋內有違規的二千多尺地下行宮,多番拒絕回應後還要叫妻子出來頂罪,叫港人啼笑皆非。但最令港人憤怒憤怒鳥的,是特首被揭多次接受豪華郵輪、私人飛機等款待。我們還有什麼誠信可言?香港已是富人和高官的利益天堂,特首還要說他感到很「痛心」。我真不知道若他感到「痛心」的話,我們平民百姓可以怎樣。

那些年,我小學時還有一個科目叫「社會」。記得其中有一課,圖文並茂地說明郵差叔叔來我家派信的時候,我們不可以有任何形式的送贈,就算是一罐汽水或一封利是,也不可以,因為他是公職人員,不可收受任何餽贈。

qiongdeicon我又記得很久以前,在街上目睹有警員路過報攤,放下幾元拿走一份報紙,報攤伯伯拿起那幾元,想追趕叫警員不用付款,但警員不肯收回,堅持他一定要付款。

延至這些年,原來這一切都是「戇居」,「社會」科裡的內容都是廢話。不要說是一罐汽水或一封利是,連什麼豪華郵輪、私人飛機或豪裝複式大宅款待,我們最高的特首也覺得根本沒有所謂。當這些款待曝光的時候,他還可以說是陰謀論,很可憐的告訴人他感到被傷害,很痛心云云。再過幾天,他就如夢初醒似的,說原來現在的規矩跟97年前的不同了,對於市民期望跟之前有很大「落差」,他好像很驚訝,好像是市民在蛋裡挑骨頭,難為了我們的特首!

特首叔叔,97年前我讀小學的時候,郵差叔叔是不可接受一罐汽水的,而警察叔叔也知道就算幾元的報紙他都是要付款的。

特首和商人擺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反問記者搭順風車是否犯法。我們最高的特首,根本不覺得高官須避開任何可能牽涉利益輸送的事情。

突然,我們都明白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何來。富人的利益,根本就是高官的利益。在這裡,一切利益當頭。我們最引以為榮的繁華維多利亞海港景象,其實是一副極其醜陋的貌相,我們自己也不知道。

特首叔叔,真正心痛的應是廣大香港市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