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聖而公之教會

為了在社會立足,教會要在《公司條例》下登記為擔保有限公司,其實這是逼不得已,也可以說是無奈。她與「公司」本來就是兩碼子的事,南轅北轍,「大纜都扯唔埋」。

《公司條例》只有百多年歷史,教會則有差不多二千年,硬要將二千年的教會套入只有百多年(而且每年也修訂)的《公司條例》裡,確是有點可笑,但這也不在話下。

《公司條例》規定公司要有章程,並且業務要乎合這章程,但這二千年來,教會的自我宣認就是「我信聖而公之教會」。聖,即脫離世俗﹔公,即只有她一個。她根本就不能與別人混為一談。

有學者曾說,《公司條例》基本上把公司定義為一個賺錢機器。公司董事(director)的職責就是為公司賺錢,成員(members)就是透過投資而成為股東,最終目標也是賺錢。

雖然《公司條例》下也設有擔保有限公司,「適合」宗教團體註冊,不把成員的定義與盈利拉上,但成員依然在金錢上與公司有關。教會是救贖的群體,不能歧視任何人,成員的資格根本不可能與金錢掛帥,而是透過悔改,並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被施洗的,才是教會的一員。當然,我不會期望《公司條例》可提出一個稍為接近這定義的成員定義。

順帶一提,教會的代名詞永遠都是女性的「她」,不是「他」或「它」,因為她是基督的新婦。雖然公司是很偉大的,在法律下可以成為一個「法人」,但教會不單是一個法人,她的身份不止是此時此刻的,而是超越今世的。
有人說,教會的牧師、天主教和聖公會的大主教等,不是由「教友」(教會外的人喜歡用的詞)選出來的,是落後,也不乎合《公司條例》由股東投票選出和委任公司董事的要求。我想說,公司董事的職責是賺錢,但牧師和主教的職責是教導和紀律,難道訓導主任應該是由被訓導的學生投票選出來的嗎?懲教處處長應該由被懲教的人提名和選舉出來的?任何一所大學,無論多自由派的大學也好,其校長、教務長、所有教授也不會是學生所選出的。為什麼這些大學又沒有被轟為落後呢?教物理、文學、法律的不須由選舉產生,但教聖經的就應該由選舉產生,的確很有趣。

還有,不錯,公司若是牽涉到公眾利益,在財政披露上必須有一定的透明度。但教會所相信的耶穌怎樣教導呢?
「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太六3~4)

最可笑的是,有人不知道「宣道會」、「浸信會」等是宗派名稱,以為是公司名稱,還批評教會帳目「不完整」,甚至「誤導公眾」,因為沒有反映同公司其他「分店」的帳目。

我當然不會反對教會在《公司條例》下註冊,她也理所當然要盡一切的責任,但社會也應明白,很多針對教會的批評,無論是在運作上、帳目上,都是社會很暴力地將《公司條例》的框架套在她身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