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隱@廿一世紀

楊思言

現代社會進步了。我最近發現身邊的人越來越「密實」,對於各樣個人資料如身份證號碼、住址、出生日期等,大家都顯得越來越敏感,左掩右掩。我最近初次到新立法會大樓,保安人員要所有進入大樓的人士出示身分證登記,我想也不想便從袋裡拿,怎料在旁一位同行的人顯得深被冒犯,連聲音也明顯調高了,質問保安人員為什麼不可只查工作證件,最後保安人員也就範了。我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究竟是我太天真不懂保護自己,還是我太隨便開放?

今時今日,從個人資料如身份證號碼、住址、出生日期等,到X先生的身份,都是一個概念︰私隱。在香港,我們在1996年設了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也同時訂立了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在國際層面,社交網站改動私隱設定也會好像整個世界也改動了似的,隨時成為國際頭條新聞,是關乎萬民的。

是現代社會進步了?難道在以前的年代,人人都像我那樣天真,或太隨便開放?

其實我還以為,是現代人才不愛講私隱呢!

美國有研究顯示,市面上的雜誌封面越來越多名人或模特兒的裸照,其中女性裸照更明顯增加。在香港,拍寫真差不多是o靚模入行的必經步驟,甚至近來也有報道,多位o靚模被一位攝影師游說拍全裸照,還說這是幫助她們建立自信,要多跟他練習。看美國真人騷America’s Next Top Model,有一女模贏了一場挑戰賽後,聽到獎品是拍一輯全裸照時,竟高興得跳起來。拍攝完後,她興奮地向鏡頭描述拍攝的過程中,她怎樣自由自在地在男攝影師前(差不多也在所有電視觀眾前)赤裸全身。“I’m comfortable about my body!”,她很自信的說。(我心想,貓狗牲畜從來都不用穿衣,比你更加“comfortable about their body”吧。)

相反,中東地區女性愛以頭巾遮掩頭部,現代人則說那是很「落後」,有西方國家更立法禁止女性蒙頭。

同志們也要「出櫃」和到街上遊行,邀來各地的傳媒報道,向天下公告他們的性傾向。現代人真的比以前更不講求私隱。

以前的社會,雖未緊張至叫人遮蓋身份證件號碼、出生日期或各樣的數字,但起碼會緊張女性身體被顯露,嚴謹的為所有牽涉女性裸露的媒體評級並限制發放,形成一股不鼓勵看咸書咸片的社會風氣和禁忌,這是對女性私隱的基本尊重。以前的社會,為X先生們想了一個比法庭頒令更有效的保障私隱方法,那就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法庭頒令不准任何人公開X先生們的名字,但最後還總是有人漏了口,唯只有「己莫為」才能保證「人不知」,可惜今時今日這樣說只會被標籤為「性保守」。

現在的文化,女孩子最好袒胸露臂,千萬不要過於保守或敏感,街上滿佈裸女廣告和雜誌封面有什麼所謂,「道德塔利班」們更不要理會女孩子隨便與人上床。﹔但當然,我們的證件號碼和其他資料則有必要遮遮掩掩,千萬不要讓人窺看到。這是什麼道理?我應該“comfortable about my body”,但又不可以“comfortable about my ID card”!

不錯,個人資料很有可能被人利用,那難道女性的身體又不會被人利用或踐踏嗎?若我們今天要講求尊重私隱,那可否一致一點的,同時也尊重身體的私隱?或至少不把那些尊重他人身體私隱的人標籤為「落後」、「保守」、「道德塔利班」?或者,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下一代也「進步」了,覺得我們這年代將個人資料遮遮掩掩的人都是「落後」和「保守」。但值得維護的私隱,我們就應維護,不會因時代的「進步」而鬆懈。

 

2 thoughts on “私隱@廿一世紀

  1. 在最後一段你說︰” 若我們今天要講求尊重私隱,那可否一致一點的,同時也尊重身體的私隱?或至少不把那些尊重他人身體私隱的人標籤為「落後」、「保守」、「道德塔利班」?”

    這兒其實沒有「不一致」。因為重點是第一個問題說的是「自己」的身份証資料,而第二個問題說的是「他人」的身體。

    如果有人因為你隨便透露你的身份証資料而對著你大罵你不尊重自己的私隱,我也會說他是「私隱塔利班」,因為那是你的私隱,不是他的。

    同樣如果那個不介意全裸的模特兒不是把自己的衣服脫光,而是把其他人的衣服脫光,我也會說她不尊重其他人的身體。

    從來都不是身體還是身份証資料的問題,你想想,如果你尊重的是你自己的身體私隱,沒有人會說你是「道德塔利班」。但你把你的尊重套到其他人身上,說其他人也要和你一樣,才會被稱為「道德塔利班」啊。

    • 謝謝你讀我的blog和提出「自己的私隱 vs. 他人的私隱」的問題。

      我覺得,「自己」和「他人」並不是對立的,因每一個人的決定和價值觀也同樣受社會風氣影響。女孩子為什麼選擇露肉呢?很多時候是因為受到社會和平輩的壓力 (pressured by society and peers),不可能是完全100%自己決定的。例如,fashion 雜誌佈滿在街上只穿小背心熱褲的女孩子相片,結果女孩們感到自己也應該這樣穿上街。又例如周圍廣告/雜誌封面都是裸女,結果女星們也感到有壓力,以為要這樣裸露才可踏上星途。

      所以,再想想,正正就是一個開放、sexualized的文化,才把一套思想套在所有人身上,向女性施加「要裸露、要開放」的壓力。

      相反,一個人若要懂得尊重自己的私隱,也有賴社會風氣和身邊的人的影響: it takes education! 所以,其實「道德塔利班」所做的正是這education ,不是針對個別人士的決定,而是針對鼓勵女性裸露的社會風氣。

      另外,就是男女平等的問題。我相信男女平等,但現在的問題是,你看見市面上的裸露廣告/雜誌封面和電影,>90%的裸露都是女性的,這是為什麼?似乎問題不是「自己的私隱 vs. 他人的私隱」,而是「男人的私隱 vs. 女人的私隱」。「我想尊重自己的身體私隱」,這句話的意思同時包含了「我想社會尊重女性的身體私隱」!我的私隱是需要社會尊重的,如果其他女性的都不尊重自己的私隱,社會也會覺得不須尊重女性的身體,那麼我也會受影響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