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社會還有她們

楊思言

財政司司長在財政預算後,宣佈所有持有身分證的十八歲以上市民將獲派$6000,那時我立刻想起她們。近日全城討論市民何時拿到六千元之際,我也記掛著,這個社會還有她們。

她們沒有身分證,只有雙程證。不久之前,她們還滿懷希望,從家鄉走到香港,嫁個如意郎君,開開心心生了孩子。可惜還未等到取單程證的那一天,丈夫不是毒打妻兒,就是不理不睬,甚至失了蹤。

結果,她們可以怎樣生活呢?找工作?她們不能合法受僱。領綜援?她們沒有資格。申請公屋?她們要等七年。回家鄉?她們可能已取消了戶籍,而且孩子在香港出生,也沒有內地戶籍。

政府一直在回應有關團體的訴求時,都是指內地單親母親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申請體恤安置類別的公屋,並且社會福利署署長也不時行使酌情權,向新來港人士發綜援金。可是,經議員再三質問政府的實質數據之下,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卻告訴我們另一個故事。他直言,「由於持雙程證人士的逗留僅屬暫時性質,因此他們並不符合公營房屋(「公屋」)政策下「體恤安置」的資格」,而「由於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是一項無須供款的社會保障計劃,開支全數由公帑支付,因此受助人必須為香港居民。所有非香港居民(包括持雙程證抵港的人士)均不符合資格領取綜援;故從未有持雙程證人士的綜援申請獲酌情批准。」

我心想,原來她們唯一的希望都是虛假的。根據統計數字,中港婚姻每年約一萬四千宗,其中離婚率高逾五成(這還未計因怕被中止單程證的申請而只選擇分居不離婚的婦女),即香港每年至少有約七千名失婚雙程證婦女。天知道她們可以往哪裡棲身,更不用說可否拿到$6000了。

兩年前的暑假,我有幸去探訪佐敦區一帶的性工作者。不用說,她們很多都是內地的單親母親,為了獨力撫養年幼子女,應付各樣生活開支,不惜一切作她們哭訴是極厭惡的「工作」。今天想起她們的眼淚,我知道香港有逾千億財政盈餘,每人派$6000元的繁華景象,其實只是表面的。這個競爭力排名為全球數一數二的城市,蘊藏了一群名副其實的N無人士。我明白,在制度上,政府很難讓來港少於七年的人享受由公幣支付的社會福利,因這會對那些等了七年才申請福利的人不公平。但是,政府起碼可以用盡每天150個的單程證配額吧,讓這些無依無靠的內地單親母親至少可以受僱養活自己。

幸好我和以前一起探訪性工作者的機構再聯絡上也不難,我知道我的$6000可以怎樣用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