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28,剝削工人多辦法

楊思言

當你看見一個城市實施首個法定最低工資,但這麼多低收入的工人竟因而還要減薪時,你就知道事情極不對勁了。

香港很不容易才爭取就最低工資立法,就在實施首個法定最低工資前夕,新聞竟不斷報導著不同僱主如何扭盡六壬,務求不用為員工加薪,甚或把加薪變成減薪。聽著這些新聞,我這些日子都有一陣心酸的感覺。

 

當初為什麼要立法訂定工人的最低時薪呢?不言而喻,就是要保障工人每天勞碌後會得到最基本、最起碼的報酬,讓那些一直受剝削的工人符以賺取稍有尊嚴的薪水。這法例就是要清楚地說明,這城市拒絕把繁榮進步建基於剝削之上,也不會再容忍僱主剝削工人了。法例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讓社會上最低收入的一群在法例生效後可以獲得加薪,而不是迫他們變相接受減薪。

我還以為這是最顯淺的道理,但這麼多僱主竟藉最低工資之名,迫簽新約,月薪變時薪、減飯鐘錢、取消有薪假期、取消雙糧,使員工反因最低工資的實施蒙受損失。究竟他們的雙眼是否只有dollar sign($$),所以不能看見法例的意義呢?為什麼他們可以完全漠視整個社會爭取工人權益的訴求和方向?

我不排除一些中小企業,難以應付為員工大幅加薪而衍生的開支。但若是這樣,為什麼僱主不能確保在簽訂新合約時,員工既能獲得最基本的$28時薪,而其每月收入至少不會因加得減呢?即使不能應付大幅加薪,些微的加薪總可以吧?

昨天我看到一個電郵,附件是某一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寫給其聘用的管理公司的信,要求管理公司在實施最低工資後,取消保安員的飯鐘錢和有薪假期,把月薪轉為時薪,並減少每更的工作時數,讓業主不需承擔額外成本。出乎意料的是,隨後管理公司回覆,表示最低工資原為保障基層勞工而設,社會大眾須合力承擔,若因此引致員工失業或不敷生活,便有違公司作良心僱主的宗旨。這令我想起,本港嚴重貧富懸殊的現象,其實是誰的責任呢?我認為除了政府和商界外,我們一眾作為消費者的市民也匹夫有責,也應想想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我們是否想香港成為一個藉剝削大多數基層員工,以造就少數既得利益「繁榮安定」的城市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